主页 > B默生活 >文学家早已参战!文学作品中的「十年挑战」! >



文学家早已参战!文学作品中的「十年挑战」!

2020-07-12

文学家早已参战!文学作品中的「十年挑战」!

最近在脸书上的「#10YearChallenge」引发热潮,大家可能搞不大清楚状况,看见亲朋好友贴了十年前后的对比照片,所以自己也就跟着贴了。许多国外媒体指出,美国奥克拉荷马州的Damon Lane是这波热潮的「发起人」,虽然他本人可能没有要发起什幺的打算,他只是想写些类似「我不但超越自己十年前订定的所有目标而且以后还会更好」之类的励志短句而已;不过这个不算活动的活动快速升温之后,有人认为是脸书用来训练AI的阴谋(脸书已经反驳了这项说法),当然也有人弄出了技巧有高有低的恶搞版。

其实,不需要社群网路,文学家们就时常在做十年挑战。吴尔芙在《灯塔行》里就写过:

也许就是这种完整的感觉,使她十年前站在几乎就是她现在站的地方时,说:她一定是爱上这个地方了。爱有一千个形体。也许有某些爱人,他们的天赋是挑出事物的各种本质,将它们聚合在一起,给予它们生命中所未具备的一种整体,然后赋予某一景或人们某一次的会面。

十载年月被文字轻简地扣接,才女杨佳娴在《金乌》里提及写作与时间的关係时,就引了资深才女张爱玲的这个段落:

写作本来就是时间的幻术,文学作品里,关于时间的金句特别多。比如张爱玲的说法:「日子过得真快,尤其对于中年以后的人,十年八年都好像是指顾间的事。可是对于年轻人,三年五载就可以是一生一世。」

既然是文学家,呈现的方式自然不是照片,而是文字;他们擅长把一切形诸文字,或者把人生隐在文字当中。例如西蒙波娃的信书写的:

沙特是我的初恋,他是第一个吻我的男人,他温暖而热情,只有在床上不是如此,我们的性生活并不协调,刚开始那十年还好,后来便自然熄火了。

当然,他们也用文字反省自己的人生,或者自己的作品。村上春树在思考所谓「小说家」的身分时,就曾经写过:

依我看来,想要凭着头脑好支撑下去的岁月──或许用「小说家的赏味期限」来称呼更贴切──顶多十年左右吧。

而就算是常常自艾自怜说自己很废的太宰治,其实也写过多少算是有气魄的如此字句:

我的名字,您知道吗?应该好歹在哪听说过吧。我是个十年如一日只知撰写拙劣小说的男人。但我绝对没有因此就格外卑微。

说不定是日本作家们的思考大多比较内敛或者拘谨──至少在公开发言时的形象如此,所以村上春树和太宰治说的感觉都有点小心翼翼;看看英国作家尼尔.盖曼,他没谈职业和自己,但利用谈作品的方式顺便讲了自己,相当潇洒:

我们每天每天都在想办法了解这世界。每晚,当我们阖眼就寝,安稳平静过了几个钟头,不要多久就又睁大了眼、僵硬地躺在床上。

我讨论这件事的方式,就是这十本《睡魔》。这是我看待二十世纪最后十年的神话的方式;是我谈论性、死亡、恐惧、信仰与喜悦的方式──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使我们做梦的元素。

毕竟,我们这辈子有三分之一的时间都在睡觉。

话说回来,「#10YearChallenge」的参加者有些会把今昔对照的相片视为某种人生计划达成的标誌,例如健身的效果、家庭的建立等等;不过,这种「回顾自己十年努力终有现在成绩」的发言,最狂的或许是《麦田捕手》的作者沙林杰讲的这段:

我认真写作已有十年的光阴。由于我谦虚过火,不敢侈言自己是天生作家,但我绝对是天生专业。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小编推荐
调兵山FF蹭生活|提供生活难题解决方式|免费发布查询|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