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V生活妝 >文学杂誌没问题? >



文学杂誌没问题?

2020-07-12

文学杂誌没问题?

Photo from Wikipedia

「那里很适合你啊。」
朋友们一听说我来了《联合文学》任职,第一句话几乎毫无例外地都这幺说。
「喔,谢谢。」心里不禁叹了口气。

这些朋友包括了时尚杂誌的编辑主管、摄影师、造型师、高阶经理人,另外还有文化创意产业的策展人、娱乐线资深记者、电视製作人、平面美术设计师、几位作家和大学讲师等等。
「你可是个文人耶,做这个没问题的啦,文学杂誌简单多了。」朋友们看我不接话,就纷纷朝乐观面发表个人意见,「不用拍模特儿,也不用巴结明星跟经纪人,又不用担心製版厂没打好化妆品颜色,结果被广告商威胁要抽广告。」

「那我的稿子就投给你了,没问题吧?」一位刚出道的年轻作家补上一句。
「问题当然非常多啊!」我在喉咙底沉默地吶喊着,「你们这些斗热闹的家伙懂个什幺劲啊!」

但我实在没立场这幺喊,因为不久之前我也是个「懂个什幺劲的家伙」。
我想大概是在某天截稿前夕,深夜的时尚杂誌办公室里,我一边看着被红色粉蜡笔改得乱七八糟的fashion页面彩样,一边写着CHANEL复刻版香水的文案,然后一边等Renee Zellweger在加州的经纪人回信,同意让我们使用她的新照片当杂誌封面的时候,曾经以腹语术说了类似:「我到底在这里搞什幺玩意啊,早知道我就去做文学杂誌了!」这样不负责任的话,于是此刻朋友们便以一种同情我一度丧失了作家尊严与专业能力的正义感,为我加油打气。

虽然很感谢大家不分青红皂白地爱护我,但是麻烦请看看本期的「旧书摩登──收藏的现在进行式」专辑,或许大家就能明白编辑文学杂誌跟闹革命一样,不是只要请客吃饭而已。鲁迅做书,不仅亲自设计封面,「还将装帧的全部内容──扉页、字体、正文排版、版式、纸张、装订等一系列工序,仔细推敲直至满意为止。」这种细工,现在哪有编辑光凭一个人做得到。而老舍描述理想杂誌封面:「一面一换,永不重複。封面外套玻璃纸,以免摸髒了字画,每期封面能使人至少出神地看上几分钟,有的人甚至于专收藏它们,裱起来当册页看。」坦白说,哪本台湾杂誌能做到如此水準?

如果这样大家还觉得没问题,那来看看《紫罗兰》这本一九二五年创刊的鸳鸯蝴蝶派小杂誌,它在二至六期连载了张爱玲的〈沉香屑:第一炉香〉,如今十八期合售要价九千元人民币以上……

那幺问题就是:我什幺时候才能连载到另一个张爱玲啊?

本文摘录自王聪威《编辑样》。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小编推荐
调兵山FF蹭生活|提供生活难题解决方式|免费发布查询|网站地图 申慱906554网址哪去了 申傅太阳神怎么下载 申博免费开户官网 菲律宾申博代理开户 申博游戏客户端 申博sunbet官网充值 2016申博sunbet 手机版sunbet二维码 申博太阳神 sunbet金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