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T馨生活 >文学撞IP》跨业滚动有机成长 梦田文创执行长苏丽媚的IP愿景 >



文学撞IP》跨业滚动有机成长 梦田文创执行长苏丽媚的IP愿景

2020-07-12

文学撞IP》跨业滚动有机成长 梦田文创执行长苏丽媚的IP愿景

梦田文创执行长苏丽媚

近年来在各方为文化创意寻找新经济规模的过程中,全球掀起一波跨界/跨国合作的风潮,从对岸延烧过来的「IP」一词也俨然成为台湾文创产业的新目标。

什幺是IP?IP如何经营?各方资源如何串连整合?文学创作如何IP化?出版市场会随之产生什幺变化?持续带领读者关注这波现象。

刚过去不久的2018年底,在一片热闹活络的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热潮中,由苏丽媚领军的「梦田文创」以孤独为主题,推出「致亲爱的孤独者」系列作品,包含同名舞台剧、电影、剧集、小说等多媒材。

「因为小孩在国外,我经常一个人旅行去看他们。加上从以前到现在,别人常常觉得看不懂我做的事情,我也会感觉孤独。不过5、6年下来,我觉得孤独其实是很美的状态。」

梦田文创执行长苏丽媚看到孤独经常与悲伤、忧郁症等负面情绪做连结,但她认为一个人在孤独时想事情可能更清楚。面对纷乱的社会时局,有时孤独的状态反而更能看清事情,正视人的本质。于是她的策展发想是:孤独可以有正向的意义。




2018年梦田文创以「孤独」为主题,跨界创作「致亲爱的孤独者」系列作品,涵括同名舞台剧、电影、剧集与小说等多媒材,以「议题策展」及「青年创作平台」的IP作品,邀请30位青年创作者,以不同议题与手法探讨「孤独」。图为《2923》演员李淳(左)、赖萤盈,该剧藉由受刑人与会客妹的探监对话,挖掘出两人童年时期的黑色记忆与创伤。

「孤独IP」率先登场的舞台剧由「故事工厂」剧团担纲,集合范瑞君、梁允睿、黄彦霖、王靖惇、林孟寰等编导,以及李劭婕、吕名尧、李淳等实力派演员。四齣戏分别探讨童年创伤、婚姻危机、家庭认同和校园性侵等议题,演职员名单里不乏金钟奖得奖人和金马奖入围者等星光。

《致亲爱的孤独者》很快会有同名电影,2019年台北国际书展期间,奇异果文创将出版作家盛浩伟的同名小说。欢迎来到孤独者的世界!




作家盛浩伟将于奇异果文创出版小说《致亲爱的孤独者》

让下一代认同台湾创作者创造的世界

《致亲爱的孤独者》是苏丽媚亲自策展的第二档作品,她以IP形式策展的第一弹,是去年颇受瞩目的《小儿子》。

苏丽媚以作家骆以军的脸书文集《小儿子》为基础,邀请动画导演暨编剧史明辉製作动画,设定角色造型和故事,同时出版动画绘本。

2018年中,《小儿子》推出6集动画,2019年将有24集上架,2020年预计再完成15集动画。印刻出版公司也预告《小儿子》绘本全套15本书将陆续出版。



【延伸阅读】从脸书到改编动画,为《小儿子》留住最好的时光

苏丽媚说:「动画的人物设定完成后,为了让角色活得长久,要不断产出内容,不断和受众沟通情感,甚至和看动画的人一起长大。」她要让现在认识小儿子故事角色的这一代孩子,认同台湾作家和动画工作者创造的世界。

「我们从小看Doraemon,对他有感情。现在的小孩子看《小儿子》,长大以后对《小儿子》也会有感情。大概10年后,问他认识Doraemon吗?他说不认识耶,他只认识《小儿子》,那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苏丽媚以轻软的口音,说出这样豪气万千的话。

不同媒材的衍生商品逐一亮相

《小儿子》动画让骆以军从作品晦涩难懂的抑郁文青作家,一下子拉低读者群年龄层,并且以温暖中年大叔的形象现身。

骆以军本人点评,《小儿子》动画和图文书把他原来笔下搞笑的短故事,「变成柔软、很有爱、很明亮,有疗癒性的小宇宙」,每个短故事「像是一个有笑气的玩伴」。

「我是骆以军的读者,几乎读过他所有的作品。他的作品很难懂,必须要很有想像力。」苏丽媚认定骆以军是重要的中生代文学家,一直以来都希望可以推介他的作品,只是找不到切入点,直到发现《小儿子》。「先用比较容易理解的作品,让大家经由这个作品,认识这个作家,那我就达到第一个目的了。」




《小儿子》作者骆以军(摄影:陈艺堂)

动画版《小儿子》的核心概念是家庭关係和亲子之爱。强调自己母亲身分的苏丽媚认为,家庭是孩子行为养成的基础,但新一代的教养要先从父母开始。「与其说父母需要教养,更是我自己作父母过程的自省。」为了凸显亲子共读的必要,她坚持图文绘本不加注音符号,避免父母买书回家,直接丢给小孩自己读。

除了动画,梦田文创也为《小儿子》拉出另一个向度,由故事工厂搬演成舞台剧。编导黄致凯抽取原作对亲子关係的深层思索,拉长时间轴,让故事里的父子进入成年和老年阶段。2018年9月自台北、新竹、台中、彰化、嘉义、高雄巡演后,已确定今年4月回台北加演。

《小儿子》系列作品谈家庭哲学的轴线很清楚,爸爸、妈妈、大儿子、小儿子加上家犬等普同家庭角色,超越时间和地域性,很快获得迴响。梦田文创还与台中沙鹿一家蛋糕饼乾店谈成合作,以小儿子动画角色製作造型饼乾。不同形式的衍生商品一一亮相上阵,阵容壮大。

这是苏丽媚的哲学:分头发展製作IP不同媒材表现,待準备妥当后,密集接棒推出,让人目不暇给,处处撞见同一IP概念。梦田接下来还会开设一家「小儿子」主题书店,可以预见IP商品会继续多元发展。

推行IP目的在带动议题讨论

和《小儿子》不同,苏丽媚的孤独策展开创了一个新的模式,并带出青年创作平台。

「IP第一层核心概念很重要」,苏丽媚解释梦田的作法说:「我们没有去找故事,第一阶段先做观察和感知,观察我们所处的社会有什幺需要,有什幺重要议题遭到忽略。之后要去感知,如果对这些议题没有感知,或没有感动,就无法成立。」

决定了和社会对话或所欲推动的议题,确认核心概念后再去找媒材,选定剧集或电影、小说、动画、舞台剧,在那之后,才进入执行工作面,才产生故事。

「我们做的IP比较像是推动社会议题讨论。这才是我们的目的。」目的性不同,出发点也不同。苏丽媚担任策展人的角色,是反覆和协力工作者沟通她起心动念的想法,然后由年轻创作者实现,给他们发挥的舞台。




身兼「致亲爱的孤独者」系列舞台剧监製的苏丽媚(右二),与故事工厂执行长林佳锋(左一)、艺术总监黄致凯(左二)、导演范瑞君一起讨论剧情。

先确立概念,再生产故事

孤独议题策展是个全新的操作手法,先确立核心概念,接下来「故事可以是採出来、创作出来、想像出来。」苏丽媚说,「採出来,因为议题很清楚,所以我们去做大量的田调和採访,也就是採集这片土地上发生的真实案例。编出来则是去想像、去编,用想像力或其他方式作业。」

梦田文创的IP是先由苏丽媚定夺策展概念,然后邀艺文工作者前来发展故事和创作。故事是在后期阶段才产出,颠覆了常见的在市场上寻找受欢迎的故事发展成IP的作法。

《致亲爱的孤独者》参与人员横跨剧场、影像、小说和诗歌,共有30位青年创作者投入。这是梦田第一年开闢「青年创作平台」,苏丽媚亲自参与面谈和筛选参与人选。她强调,人才的建置关係到整个产业的未来。




梦田文创执行长苏丽媚(前排中)与「致亲爱的孤独者」系列作品演职员合照。

苏丽媚计画每年推出一档策展主题,邀集剧场和影像工作者围绕这个主题创作。每年展演的项目不一定相同,接下来计画增加行为艺术项目。每个项目原本触及的阅听受众各不同,在同一主题运作下,让跨业受众滚动成长。

孤独者系列有30位编导演参与,下次可能增加邀50名创作者参加,当中即使有1/3人选连续第2年参加,大概也还有三十多名新的创作者参与。「每年可培养30位台湾青年世代Talents,产业怎会没未来?我们现在开始做,总会有到位的一天嘛。」

相信跨业可以带动有机成长

苏丽媚有双大眼睛、小脸,像是直接从日本漫画走出来的人物。她说话神情温柔,带着漫画人物的梦幻感,但讲到坚持重点时,口气十分坚定。她既是出资者,也是出点子的人,为公司勾勒想像的愿景,成功催生好几齣原创偶像剧的她,将成为培植青年创作者的教母。

苏丽媚以个人的跨业经验,谈文化和文创嫁接资本市场头头是道,她已帮故事工厂做无形资产鉴价,并获会计师认证。无形资产转为有形数字,就是股本,这和资本市场就有了共通语言,对未来到投融资市场做好基本準备。




故事工厂新生代驻团编导黄彦霖新作《#越想越不对劲》,藉由剥洋葱般的推理过程,步步揭露一桩牵连校园性侵与社群媒体霸凌的自杀案件。

市场滚动、把饼做大,才有机会做出更多作品,甚至操作市场规模。挹注更多资金,才能增加策展的数量,让更多剧团和创作人才加入。虽然梦田文创目前维持独资经营,还没有上市上柜的计画,不过苏丽媚也做了必要準备。

梦田文创先前已推出「书店里的影像诗」纪录片系列,并发展成书店IP,製作戏剧《巷弄里的那家书店》、出版两册《书店本事》。苏丽媚欣慰地说,纪录片的版权已销售至日本,确定2019年在日本放映。5年前梦田製作书店纪录片时,当时还是冷门的题目,后来证实走在风气之先,独立书店风潮近来已成为显学。

她说:「市场,我们想的不是现在卖出去可以回收多少钱。」她坚信跨业滚动成长可有机酝酿出综效,「应该等5年、10年再来看产值或价值。」口气自信坚定。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小编推荐
调兵山FF蹭生活|提供生活难题解决方式|免费发布查询|网站地图 澳门唯一授权网上首页_魔方娱乐苹果手机版下载 乐豪炸金花ios_众发娱乐app下载地址 万豪国际真人_大圣娱乐微信二维码 hooball客户端_新濠天地网上娱乐游戏 金鹰国际电子游戏平台_大时代娱乐注册地址 手机在线拱猪_金州娱乐登录下载 易胜博ysb8下载_天富娱乐客户端 菲洪娱乐_真人真钱网上娱乐下载 澳门十三第6544am手机版_Lovebet爱博体育非洲杯推荐 久赢在线游戏注册链接_世豪娱乐下载安装